欢迎光临!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25201|回复: 16

月色如昔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05-4-20 10:25:2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(奉城主之命,搬来一篇旧作献拙了)
6 S  _& \- X5 p0 G+ b' S8 l
5 y# q3 [, I2 T( q
6 V# R3 P; f: L, D: _! ]月色如昔
- E0 x3 S) n2 E# J0 E  [. H& s1 v
0 h' A: o: L! {; y, B' h' w! P8 C# \" M* Y
2 T. ~3 s7 J2 r3 l$ s% _* }$ w- h
我跟月儿是同时跨进大学校门的,又分在同系同班。古人说近水楼台先得月,倒真是有些料事如神。1 h' ~  X6 O& s3 {

/ A$ l- }# X4 J3 S7 D# i1 I4 L月儿长得英姿飒爽,是那种不爱红装爱武装的女孩。第一次见她从运动场上回来,晶莹的汗珠还挂在眉梢,一张俏脸红扑扑的,艳过那俏丽的红霞。擦肩而过的时候,我的脸没来由地变得通红。她朝我笑笑,风一般地一闪而过,我的脸才慢慢由红转白。说起来我就这么个死改不了的臭毛病。天地良心,我那时候并没有想入非非啊。
; s; q7 I6 [8 |4 `3 ]$ k6 v7 K4 Z
& S) R( L% I/ V- I9 J) H可惜,世上总有更近的楼台。我的第一封情书还没润色好,月儿就开始跟我系的体育部长出双入对。那家伙以权谋私,已经大四了,还老牛吃嫩草。每次见到他们,我都有一种英雄救美的冲动。
$ K8 x4 t' T$ F, U: ]
) n' d9 F+ }& G- p没有月儿的日子里,我一直苦练羽毛球技术。羽毛球是我的强项,我盼望能在学年末举行的全系羽毛球大赛上,击败上届冠军,也就是那个老色鬼,把月儿夺回来。
$ Z) b: {9 j) I
* J# m6 o+ T8 ]月儿有时也会来羽毛球馆练球,不过总是在另一边的场地上。我装做视而不见,从不过去打招呼。
5 M6 ]) |" w8 O( y2 ^7 |$ q6 r$ \$ U3 q4 I" |% A  T4 C
没有想到,报仇的机会来得比我想的还要早。大四足球队要组织一场告别赛,到其他几个年纪招募人马。经过磋商,我们一年级新生中出四个前锋,参加战斗。# j/ B* \/ @5 s  f

8 z. B7 i8 P/ t. f0 J+ x我平时不大玩足球。但机会千载难逢,我便来了个自告奋勇。其实平时大家一起玩,水平如何彼此心中有数。但新生大多比较缅腆,我这么一毛遂自荐,倒也没人表示反对。於是我又顺水推舟推荐了几个真正的高手,准备同毕业班足球队一决雌雄。4 Z4 ^0 a/ q+ Z5 P. A% S! l. L8 ]
- h+ L/ I* m) i! q& c, R
那是个永生难忘的日子。天气出奇的好,不冷不热,凉风习习,是个报仇的好天气。全系一千多人坐在看台上,摇旗呐喊,为我们喝彩加油。场面令人热血沸腾。
% q5 q, P9 P2 [0 x* R
5 F0 \; J! D: k8 Q8 |& j$ k$ Y! B, [比赛一开始,形势对我们十分不利。我们三个年级虽然精英尽出,但终究未经磨合,配合站位极为生疏。而大四那支队伍,久经战阵,是学校出名的强队。一时间我方门前风声鹤唳,险象环生。我队龟缩在大禁区附近,布成铁桶阵,任敌军狂轰滥炸。城门每一刻都有失守之虞。好在三年级的二牛是校队的正选守门员,身手着实不凡。只见他左扑右挡,前冲后堵,不知救下多少必进之球,力保龙门不失。赛后,二牛的护膝和护肘居然都被磨穿,全身擦伤十余处,可见比赛之凶险。6 K! K+ z7 A+ R9 E0 j/ H0 {9 Q

5 z* W* k# p+ h  q- G$ l' t4 ~+ ~' t经过三十分钟的死守,我方终於稳住阵脚,开始策动反击。敌人久功不下,斗志有些松懈,渐渐让我军压过半场。
* D  K% z: P- G. B0 @
/ ?+ O( M( E: o, ~: x0 H激动人心的场面出现在第四十分钟,我方的四个前锋作了一次精妙绝伦载入足球史册的配合。小宝在中线断球,斜传右侧。老五在两名后位的夹击中抢先出脚,凌空垫给底线附近的小旋风。这时候,后来成为校队首席射手的小旋风展现了不亚于马拉多纳的技艺。只见他仰望来球,飞身直进,奔跑中伸脚背在球屁股上轻轻一垫,卸去来势,然后一个急停,转身将球扣住,一瞬间就将追击他的后卫晃过,将球护在身下。观众还没来得及喝一声彩,他已然起脚,在下一个后卫赶到之前将球传往中路。这个球传得何等神奇,不疾不徐,不高不低,不前不后。这球要是不进,那叫天理难容。/ ]! e! e; d  k( [& i$ x

& H; N( t9 v& @* p0 x+ ]1 K% A其时我正在弧顶一带看热闹。小旋风玩那几脚的时候我刚好被另一个后卫挡住视线,於是下意识往前跑,想要看清楚点,这一来刚好赶上他的那个传球。这球对我来说有点快,我一见大势不好,想躲已经来不及了,干脆不管三七二十一,眼睛一闭,一头就撞了过去。9 w" D* x+ x  r4 @4 l2 ~  K6 L* x

- S( \+ X, M1 H3 b  c我平时虽然从来没玩过头球攻门,但也知道顶球要用脑门。不过事出仓促,我用的是头顶的百会穴。当时只觉眼前一黑,就人事不省了。等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,就见我方队员都在往回跑,看台上鼓声喧天。不用打听也知道,刚才这球让我顶进去了。
- h. ?/ T4 H$ H: o
  T4 r# y1 h+ i7 S7 S% B; R8 H那个进球,是当场比赛唯一入球。
发表于 2005-4-20 18:13:58 | 显示全部楼层
) \6 o+ d& V3 _0 T6 `+ N  j

4 H! j( c2 s9 @联合队以一比零轻取毕业队,喜捧毕业杯。我则被评为最佳射手。对於这一奖项,并无多少争议。毕竟只有我进了一个球而已。8 `% O0 |3 _( X  J' `+ G" t3 }

! M2 V' n3 |$ v; N我在校刊上发表了一首长诗,来讴歌这一场比赛。诗的结尾是这样的 (需要全诗请来人来函联系) :
" W  y1 @+ x9 ^! Q8 H6 ?( e, c6 V1 Q. Q9 ]* v/ `
旷野里我与你决战千年
' C  _1 W' A' R# C, J而埋葬你
8 h$ y8 x$ G, N  v( f1 @却是那电光火石间
. D- C, B: A) b  j2 I最不经意的一击# r* `  N) o) v. _- W1 A' R% E
' J* x+ @* f, H$ _$ A5 i; Y; w
这首诗一经发表,立刻掀起了轩然大波,全系学生在宣传栏上爆发口水战,抗洪形式空前严峻。大四队员们说联队纯粹是一群乌合之众,靠运气赢球。说什么联队的最佳射手,全场比赛就只触了一次球,云云。我们当然也不示弱,嘲笑他们踢球毫无章法,事倍功半,吃鸭蛋是偶然中的必然,等等。/ z2 J  u5 p* s8 V, f  q

) N2 N+ X6 l7 g# v0 A7 d* m( @最后阶级斗争终於不可调和,双方拍案而起,决定择日重赛,再决雌雄。本来呢,这毕业杯由毕业队捧杯是惯例。一个非毕业生队,非要去夺什么毕业杯,不是不识时务又是什么?不过事情已到了这个份上,开弓已没了回头箭。
- I, N+ G$ F. ]- U, b  C- A  G3 N$ z& E1 p1 C
联合队重新集结,从校队请来了教练,进行两星期的集训。调整的结果,原来的最佳射手改踢中后卫,动作不可谓不大。不过这两个星期的训练,可以说完成了量变到质变的飞跃,联合队的实力已今非昔比。6 v& a% G  Z2 t+ m
6 _& a8 K% W7 `  g/ x
决赛的那一天是个大场面。一场系内比赛,竟吸引了全校师生进场观看。我系宣传部的工作,可谓卓有成效。山雨欲来风满楼,黑云压城城欲摧,比全校运动会还热闹火爆。第一次在这样的氛围中比赛,我不觉有点股栗欲堕。$ ]0 c5 H" g) ?7 F# t5 X6 o$ J

% D) {1 ]% M' |! J5 g$ r这场比赛一开始倒不似台湾议会选举那么粗野,双方踢得小心翼翼,章法有度。时间一久,场面渐趋积极,火药味越来越浓。尤其我们一班初生牛犊,激情四溢,恍入无人之境。斗到酣处,我豪情大发,竟然左盘右带,连对方前锋也敢过了,惹来二牛好一通臭骂。
6 E6 s4 d1 h0 ~) S9 c2 Z3 k& D% v4 p$ A
最后小旋风不负众望,独中二元,率联合队二比一力克毕业队,再次捧得毕业杯。老色鬼虽然进了挽回面子的一球,但已于事无补。
' E) z# R+ m' p2 \/ S! Y8 C6 e- p' s1 ^6 `: E. @
赛后我们联合队二十几名球员,包下学校澡堂。二十多条汉子一溜排开,狂吼“妹妹你大胆往前走” 。其时其景,历久弥新,想来有恍如隔世之叹。
0 b: Y' I, C$ Z' b3 R" M
- n5 z' y7 }5 V8 j0 \这场比赛开了毕业队与毕业杯无缘的先河,从此一发不可收,几成惯例,实在始料未及。老色鬼经此一役,黯然神伤,与月儿出双入对果然少了。不过,也不太见他到羽毛球馆练球,让我百思不解。要知道,他可是卫冕冠军啊。
" @  y/ t: B/ g) |- z1 i, A" Z3 i- k9 d) `' e
与此同时,月儿到场馆来练球倒是勤多了。我去看过一次,发现她根本是个新手。反手弱不用说,连抓拍子的姿势都不对。不过人家有上届冠军调教,我想了想,还是免开尊口吧。0 c" a5 [1 \8 n' q$ T& l8 b
8 T6 Z1 t9 }! d
再过了一个月,苦苦等候的全系羽毛球大赛终於来临。
* A! m- _/ x- B! _. u5 @- I6 S$ R  Y, n
这次大赛的报名异常踊跃。一个人报名,竟然要有体育老师或者三个上届比赛入围16强的好手推荐。最后几经反转,裁定男女各64名选手,参加本届大赛。  m! ^, f* Y$ B  y
8 J! n( L7 Z" A# W: U! r
比赛采用双淘汰制。我一开始不费力气就赢了两个新手,第三场比赛却一时大意,输给了上届的亚军弯刀,降入败者组。弯刀的打法有点与我相克,让我有些一筹莫展。好在弯刀在赛后拉肚子,就此退出了比赛,无意中让我少了一个心腹大患。5 Z  b3 u0 x3 S
3 }9 P$ _! y7 B$ [1 G/ V, k
此后我兢兢业业,在败者组中连战连捷,顺风顺水打入决赛。而在胜者组中,老色鬼也一路高奏凯歌,以一场不失的战绩,在决赛中与我狭路相逢。
! {! U- b! ~  X9 m4 L! F/ e" Y: @; T3 z+ \4 P6 K
盼望已久的决斗终於来临,我为什么忽然如此犹疑呢?
发表于 2005-4-20 18:15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
6 e) c; \$ x  \7 n: p1 t
3 C( A5 n- N4 a8 u: L- B$ k( B决战时刻终於来临。我和我的对手,杨克为,表情肃然地站在场中央,准备争夺该年度的羽毛球男单冠军。这是我等待已久的时刻,是我无数次梦想的情景。可它真的到来,却忽然失去了原来的光彩,我甚至没来由地感到厌倦。
) ]3 v; @6 B1 b8 }- v( ~
. ]! x  S0 L9 O* Y9 m: z2 y是我害怕了么?我又分明有必胜的信心。
, b3 e/ R8 `  [. X/ ]6 z. F) ~, |# g0 N
这场比赛,被理所当然当成了上次毕业杯的延续。毕业班的同学一边倒地支持杨克为,欲报上次杯赛的一箭之仇。而那些联合队的哥们则成了我的忠实拥趸。除此以外,刚刚痊愈的弯刀临时当了我的场外指道。他对杨的打法可谓了如指掌。去年决赛中,弯刀在决胜局中以一分惜败屈居亚军,今年又因一时贪吃坏了肠胃无缘决赛。痛定思痛,痛何如哉?8 ?3 e- d. h9 I) o
" E! U8 \& a9 l8 k7 ?  V1 }& z8 U
据弯刀的分析,我的赢面只有四成。唯一的希望,在于速战速决。其实我更适合作为双打选手,凶狠的进攻和敏捷的反应是我的制胜法宝,而准确的拉吊和稳定的步伐却是我的不足。4 ~2 B  u& c$ _$ t9 G6 I8 p% w
4 K! n! e$ g4 ~4 J% K- O: v+ Y; J, X
比赛开始的时候出了点小纰漏,杨克为从不离身的护腕忽然找不到了。那是一个阿迪达斯的高级护腕,据说价值不菲。4 S4 b7 v4 v* E2 v
1 R, B+ |' @8 I
按照既定战术,比赛一开始我就发动了凶猛的进攻。我扣杀几乎每一个底线球。一些距离很远的前场半高球,我也飞身前去扑杀。这样的战术相当危险,一来大多数情况下要连续扣杀,非常耗费体力;二来如果对手防守很好,就等于向对手敞开了大门。
8 a4 n4 U1 E+ ~
; |2 |  T4 d2 o# y/ j  \  x出乎弯刀预料的是,今天的杨克为失误频频。回球不到位,压网又不够低,打得非常被动。我则杀得性起,越战越勇,观众的喝彩声也越来越有倾向性。2 K0 Q0 x% S+ i( u
- k" M' L2 H+ [5 Y# e
打到10比3的时候,弯刀提醒我控制一下节奏。但我其时已热血沸腾,哪里还控制得了。继续一阵猛攻,终於将杨克为击溃。
# A1 `. c7 q2 A$ t9 q
, v% b( H. z) M2 x# l; x3 O第一局,我以15比5的悬殊比分获胜。
- |$ p/ \. P5 `$ y5 O' L" z* j6 F1 n+ S% y; m7 g$ C
当我带着胜利的骄傲环顾四周时,很遗憾,我并没有看到我唯一想看到的人。月儿,你在哪里呢?8 a: e9 ]$ `, z1 B

7 A6 {- q9 F; f5 D我无意中看了一眼杨克为,只见他独自坐在场边,似乎在思索着什么,似乎在等待着什么,又似乎什么都不在乎……
9 j1 }7 _5 S( t* v- X6 F* ~; l; H% l7 c1 D2 H0 L
第二局再战时,杨克为手上忽然多了一条护腕。我有点纳闷,忽然发现月儿正坐在他的半场边。刚才第一局,月儿是为他买护腕去了吗?
( {# X% K: a# A: ?/ U+ V8 E$ S3 A" A  }1 h- P4 U
多了一条护腕的杨克为居然判若两人。第二局甫一交手,我立刻陷入被动。在他准确的拉吊下,我下肢力量缺乏的毛病暴露无遗。
* t# L/ c9 V3 c/ J' u3 `, H
% w8 c$ P& @# u- z& V: w平常与人交手时,我总是凭着敏锐的反应观察对手的手上动作,从而料敌机先,快人一步。这样一点小聪明,竟让我屡屡得手。业余水平的选手,不同的意图动作幅度往往差别很大。有的人为了使劲发一个高远球,甚至眼睛都闭上了。而真正的高手出招,前面的动作不露痕迹,最后一个动作才见分晓。有时,甚至加上逼真的假动作,让对手无所适从。6 F( _% {6 ]  x: o! k7 a

9 E) n* I5 Z" p: z8 C  P今晚的杨克为,是高手中的高手。
! q/ ?2 A. @; K4 D8 T" J. s! j, @  e8 i; B1 `
现在,让我后悔的有两件事。第一件是刚才的一局用力过猛,体力竟然已明显下降。第二则是平时训练的偷工减料。体育教练让我每天长跑两千米,双脚跳绳五千次,我自作主张改为一千米和五百次。不然,现在的我怎么会双脚漂浮,像练就了凌波微步?4 I' [) s* f7 ]4 }% y7 k
  o% e7 C2 B( N# X! w
那晚的第二局恐怕是我一生中最艰难的一局。我仓促的扣杀软弱无力,网前的扑救屡屡被对手无情劈死。疲于奔命,汗透青衫。
) Q: [2 ~4 j) E0 o+ b
- {9 M9 ^% w1 O4 \) j6 T10比2的时候我没有放弃,12比4的时候我没有放弃。明明知道再拼也没有希望,但我如何能够放弃追寻一生的追求和梦想?" ?3 D+ m. s$ G" q5 i
5 U% E! `% k6 N* v' _  e
也许,我的不懈努力终於感动了上苍?
( w* H$ Y7 c9 Z$ |4 z) S2 H
9 k3 Q& [7 X) z4 p% j- v第二局我以8比15失利。结束的时候我近乎瘫软,几乎不可能再继续决胜局的比赛。但我宁可瘫软在赛场上。
3 l3 t& a) n3 ^! a, A8 c+ ]" z
' ~* ~# k5 |! y$ ?# B/ `. g月儿忽然走过来,递给我一杯补充体力的饮料。让我诧异的是,她的眼中,竟然充满鼓励和希冀。我心念一动,不由自主去看对面的杨可克为,没想到他也正在看我。他的眼神让我有一丝震憾,却又不明所以。
. x7 n3 t# |0 ]" d5 Z# }, s7 j4 o  V. u- |/ ~$ W+ t
休息了五分钟,决胜局的比赛开始。我的体力好像又回来了,而且有源源不绝的趋势。很多人也许都有这样的体验,当你过度消耗过了疲劳点,忽然会变得不知疲倦。虽然这是一种假象,虽然这意味着我将需要漫长的时间来恢复,我又怎么会在乎呢?
2 S) H4 R* @' M  m; L9 P$ l% I: U# d
第三局的激烈搏杀,我现在已完全记不清楚了。弯刀赛后对我说,这一次,判若两人的是我。3 {: x; \  p$ [6 t0 v9 S( h

! H+ d1 m5 `. w  @2 N6 B7 a但我记得最后一个球。
$ m* T$ y3 }( x6 I: z* A, s& M1 I/ t3 |" i* ~
那时候,杨克为一记重扣,追成十四平。裁判询问我的时候,我示意追加一分,满场哗然。只有我明白,我不是在冒险,我已只剩下这一分的赌注。( u5 [% ]+ ]' Z: d1 k2 y- Y; r

* J4 z3 {/ n2 u6 [杨克为开球,高高飘起,直落底线。我退后,将球回到他的反手死角。他似乎早有所料,侧后跨了两步,跃起劈杀。我这个球回得不够好,让他可以很从容地做出动作。结果他做了一个逼真的假扣杀,一个大斜线,吊到我的前场。我匆忙上去扑救,脚下一软,动作有些走形。结果,回了一个中前场的半高球。全场惊呼,只见杨已如影随形而至,奋力一劈。
# V. Y( D$ d: M: [0 K: K0 Z' R5 h9 p9 r, u5 o" y
我已经放弃抵抗,只是机械地朝旁边避开,我的头堪堪避开杨的凌厉一击。我不知道为什么他要朝我的身体击球。通常来说,人身攻击是羽毛球进攻中一种非常有效的手段,也为我之酷爱。通常球还未击出,嘴里已喊出对不起,被人讥为虚伪之至。
! r5 U7 r" g* L( N$ |- N6 B( p9 E3 v% s8 i( w: {
但这一次,他完全没有必要。他朝任何方向扣杀,都将赢得这场比赛,赢得月儿。但他选错了,他的球堪堪出了底线。
% y5 {; h, [* Z8 n' t
! p& g, A9 G8 o) I. n, [, }这个球改变了一切。
$ n) _# \& Y! r  F; f& z
3 Y7 X( m$ D" O" s# b: W/ u, {轮到我发球了。拿到球的时候我就知道,我已经赢定了。整个夜晚,我都在等这个时刻。
1 {/ h+ k# u; z& o, N$ u6 U$ j9 v& R" F1 v
我发出一个低平球。球过网即落,直奔杨的发球线。杨克为一点反应都没有,几乎一动不动,眼睁睁地看着球落地。2 Q( s+ S3 w. Q. Y
# Q8 f, ~; v( G2 V$ i1 Z
那是我整个晚上,甚至整个大赛发的唯一一个低平球。所有的人似乎都忘记了,高远球发得如此出色的我,其实也是可以发低平球的。
发表于 2005-4-20 18:16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' l6 }; P/ H* y' `0 @& W& u6 ^& j
; b. F4 G/ }0 V5 l' X4 v- J0 g
比赛以这种方式结束,是不是有些索然无味?
# A' p8 G3 j2 I  ~' Y7 m2 ~
1 x& ?% S" V0 g" y7 z, p我和杨克为都站在场中央,谁都没有退场。是较量还在继续,还是各怀心事?1 J$ v  T4 o- _+ F  u2 X7 f( Y

) f/ @! M, V1 G4 \" C- j联合队的哥儿们上来向我祝贺,见我呆呆的样子,只拍拍我的肩膀,就各自离去。; m* x# M, s; A- F% N/ p
3 l" }$ @7 O' z2 L  b
月儿走过来,伸手向我表示祝贺。她的手温热柔软。我无言地握着,不知为什么,泪水奔涌而出。月儿什么也不说,就这样任我握着。& V1 y1 m7 J$ _5 H) E  c( u

- _% f! {, K3 z6 ^) I/ m影影绰绰中,我看见杨克为黯然离去。
7 l  M, E/ |6 Q0 F6 ?) C8 G$ n2 |3 t4 h' z
8 s+ N% q9 H# U0 W1 k2 D# X此后我再没有见过他。听说他毕业后回了老家镇江,那里也恰巧是月儿的家乡。. ]0 y4 f: b  B4 c" [3 o0 a8 _- d% s

) P0 R+ V. y  a7 M其实,我从没真正指望以这种方式赢得月儿。传说中那些比武招亲的故事,真的是真的么?
: G# q: q, n' |4 G: c
1 s2 o/ h0 r( K2 w) p: s& Z我宁可感谢上苍。; R0 k& t0 l: K; z2 ^1 d- r- F

3 u6 L# X* q( v/ |此后我常和月儿去体育馆练球,月儿进步神速。一年后的全校羽毛球大赛上,我和月儿双剑合璧,夺得混双冠军。那一种默契的配合,让人叹为观止。& [. s* H' ^# c6 M* G2 J
$ z9 Q; P3 x4 ]7 ?
月儿,我是为你而生的。我常常这样告诉自己,也告诉月儿。
2 T1 k( u. y, K  R
( ]" [+ P/ H! H4 ~0 [* w我说过不是么?她总是这样轻笑着问。
- `4 u. P7 J* K) y. O: m) v, k5 p+ g- G
此后是流水般轻快的日子,此后是许许多多的第一次。
+ @+ F$ ?" W8 h: ?5 l! [3 s' ~- v' {- @( n$ m5 B" ]
然而,有一个人,有一段尘封的往事,我们总是小心翼翼的,从来不去触及。
& e. C2 S1 H4 M: V1 e1 z3 M! s% V0 c; }6 x
三年级的某天,一个该诅咒的日子。我去图书馆自习,发现月儿也在,正在一个厚厚的本子上写着什么。我知道月儿有写日记的习惯。# P/ L1 A* Z9 f

7 b' y& E' d7 {1 ~“还不是写你。”她颇有几分得意地回答我的好奇。
7 `- j' i' k8 z. {) Y
* c- z4 ]7 p) P6 g+ u4 `“那可不可以给我看看我在你心里是什么样一副尊容?”( y" W' y* \# _# I% Z
2 k" `+ o- H( j& X/ C( s
月儿犹豫了一下,答应第二天给我看。
0 \) X* W! u: [% I; A
3 Q6 ^% Y& W* h+ l4 c2 e. f! j4 ]5 E其实我有些后悔。我为什么非要看呢?
  b  a2 K# B' Y" S8 I0 r& C) j7 V9 x* S: X: M' e$ Q
第二天,月儿拿来了日记本。奇怪的是,前面的三分之一已经被整整齐齐地封起来,非常漂亮,好像原来就是封皮的一部分,只不过厚得出奇。
' s1 t" H( v' s1 K& H7 ~6 m" F6 X, E4 g" w. p) E! N: j4 ^$ O  x$ h
“答应我,不要拆开前面那部分,好不好?”她的眼里满是焦急和期待。
  m3 ]* {% s3 B# y7 S$ h
$ S. c: H6 i2 Z* O4 u4 P1 V/ {我又怎么会不答应呢?2 x/ s* p! c0 A9 a4 \% E
; t7 `/ a; o! N! K9 T
果然,日记里面是月儿的毫无保留的爱。运动场上身手矫健的月儿,有着怎样一颗柔软而易感的心?她是那样地需要我,如果是平时,一定会让我感动到蒸发为止。可是那天,为什么我满脑袋想的都是封起来的那部分呢?  W" _. S' p$ d( Z
) ?* L+ a" O. B3 k" T4 W  Y% I
一连几天,那厚厚的一叠在我眼前晃动,晃的我头晕眼花,无精打彩。月儿肯定有所察觉,但她却不动声色。  K$ g1 S) q4 Q6 @. }

, l/ y1 L. A: x5 E& S我终於觉得忍无可忍,提出要看她日记的前一部分。月儿竭力分辨,但我拒不让步,甚至说出了分手的话。月儿沉默了好久,终於点点头,脸色坚毅地离去。她眼里的悲怆无法掩藏。6 Z& Z  P& d7 {
- _( T. a. `* N6 o4 K' n3 A' z1 \
我知道我正在犯一个弥天大错,我知道我将要后悔终身。可我就是无法自控。
: _" k9 I3 \  M/ l8 n, }" r9 w
" f: P) j, L: e5 [6 c+ a* i0 L月儿将日记本交给我的时候,神色凝重。她直视我的眼睛,我却根本不敢看她。那目光中有希冀,有绝望,又似有一种冰凉的冷漠……
2 M) L# p# [3 t; w; u( O5 l) D
/ E0 H% e+ q; C1 K% y我就在她目光的注视下,缓缓地撕去封装纸,把日记本展开。这个过程如此漫长,如此苦楚,我几乎不能自持。( A& P" n0 @4 P# A1 Y% T
! o* b, F( b- d0 \& X  l/ w
可我为什么没有放弃?4 E9 u5 O+ `4 \# w6 J4 H3 c, ^

: {) D. L" i* w7 p7 j月儿终於掩面而去。
( Q' N, A& N4 ]  R% M
) |3 N+ ]) w- }2 S' _我猜想,那一刻,我们的心都一样滴着泪,滴着血。
6 g( [' o3 ~9 o
. G* }% y) ~$ n0 w2 u5 n- d日记里是一个中国版的《血疑》故事。青梅竹马的表兄妹,朦胧的爱意,痛苦而理智的决绝。终于明白,杨克为眼中那扑朔迷离的深意,月儿曾经小心翼翼与我拉开的距离。' u' W8 F; c4 s. N3 k4 c; t

+ \7 x) Y/ @( |1 I可是一切都太迟了。3 N0 `4 z3 _+ Q7 ~. ^, M
. e* m  z+ }- Z. s. _
我知道,我撕开了一个血淋淋的伤口。本来,它已愈合得如此完好。本来,它可以是一段完美而快乐的人生。. F- a1 b, f$ q$ O7 B5 ~* j' \
* M8 ]6 D7 d. o: a0 Q
而新的伤口,则完全没有了愈合的可能。
( b) T, `$ w; O4 E, ?- P/ E( I! @! o8 I  I0 a0 [6 A3 Y
此后我再没有和月儿说过一句话。在心里,我已经将自己杀死过千万遍了。做什么,又可以挽回我的错于万一呢?7 i8 m: W7 z+ R0 F; r

! \+ M3 D. A3 ]: Q* i8 e8 o此后是春花秋雨,此后是大洋永隔。夜深人静的时候,总是有泪,总是回想月儿的容颜。可是,我越是拼命想看真切,她的容颜越不清晰,总是融入那依然痛彻心肺的往事里。. }0 V9 g& J( `  A
; A* k+ w9 `, X$ s9 T8 W7 H5 d0 e
月儿,你过得好吗?你快乐吗?这一生,不知道你能不能原谅我。  A# F4 k1 I# o4 K: V8 W2 ]5 F/ g
$ k1 e- _' j& N  }. Z7 M: A  u
微斯人,余谁与归?+ T) v* d& u  S2 B- t+ U' o7 I
( I* C- z  @/ C9 ^
) p& w- ^4 X' e2 w; [6 S
未予* S% l: d5 v7 p, y$ v6 ]
# q: m/ p# `3 j1 A
2003年11月19日
发表于 2005-4-20 22:14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未予:  G" `: |/ q  ^6 H/ N
   不好意思,我把你的两个贴的文章全都合到这一贴里来了。觉得这么看起来比较方便。: s  R' p4 x" W0 c2 r) i+ s2 {% C
    不过结尾有点模糊,究竟谁跟谁是表兄妹?
发表于 2005-4-20 23:29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挺好的!
发表于 2005-4-21 02:42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好雄的帅哥!
发表于 2005-4-21 05:32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未予真是好文字啊!PF!PF!
; w2 C, K- q  p我不会写,也不会评论,只是觉得男主人公十分生动有魅力,是作者你么?
 楼主| 发表于 2005-4-21 07:50:09 | 显示全部楼层
Originally posted by oy98oy at 2005-4-20 05:32 PM:( D3 ~5 y& _  ^7 |& y
未予真是好文字啊!PF!PF!
' H4 Z7 P/ E: S4 y我不会写,也不会评论,只是觉得男主人公十分生动有魅力,是作者你么?

0 W3 G* T- q# l: k( n
! Z6 t. W# @1 }/ ^% q
# n, x; N' G9 I这个是小说。三分真实,七分虚构。2 @) B% q$ M+ k1 r  c" n

' m7 A0 z; t/ M9 V; m结尾太仓促,交代不清楚,很多人都有疑问。; m* k3 S7 h) L1 P! I; C

, G4 f2 V$ r, _& o3 E多谢夸奖。
发表于 2005-4-21 21:29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Originally posted by 未予 at 2005-4-21 07:50 AM:
; U" q+ v7 j9 X5 Y. l6 o- T这个是小说。三分真实,七分虚构。
& E" \+ ?. O3 D7 n- H  @8 J) [' ]7 |% z; |1 b
结尾太仓促,交代不清楚,很多人都有疑问。
8 F4 c$ ~0 o3 y# n" {8 z2 R8 D9 m! _- X2 q* u. y! {
多谢夸奖。
. b) N  M0 ?( a" p/ {* g; r$ W, }
% |5 p3 t9 o3 Y9 K/ m6 E% r
俺觉得,这小说主要就是个塑造人物,男主人公还不错的,而且在竞技中让读者体会主人公的爱情追求,别有一翻情趣;其次故事发展的合情合理,总觉得你这结尾有些经不起推敲,所以后来才问了你老半天。" v( W" @8 `' E5 Y# X" @2 G
3 j+ ~" J# ?- U  [. w/ [
不信任在感情中的力量究竟多大,别人怎么想我不知道,只是我觉得怎么也到不了分手这一步,其实给日记本身就是为了解决这个信任问题。
8 J' R* O/ b1 @9 S4 O5 s7 S" }9 D6 D- z
不过也许人跟人不一样,想俺当年也不少情书日记,LG全当废纸似的丢在床底下,问都没问一下这是给谁的,这么多年了,现在估计都叫老鼠给啃了吧!今天想起来,觉得是不是更狠呢?
发表于 2005-4-21 23:45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未雨真是好文笔 偶等就是骑八百匹快马也望尘莫及啊 PFPF 好看好看:mad:4 q- u8 G6 ^& K/ {' T6 c6 C
/ e4 r  z+ L8 L5 w0 d; T# L  S" D
还有吗:
 楼主| 发表于 2005-4-22 06:00:02 | 显示全部楼层
燕子俺有悄悄话要跟你讲,能给我传个纸条,告诉俺你的E地址吗?
发表于 2005-4-23 01:36:21 | 显示全部楼层
不知未班长有何事吩咐涅: 地址在短信心里
发表于 2006-11-6 05:25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呵呵,今天个小阿里说起这文,得提一下~
发表于 2013-8-31 12:01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{:soso_e160:}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客户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