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43866|回复: 0

苏曼殊:九年面壁成空相,持锡归来悔晤卿

[复制链接]
匿名  发表于 2018-8-5 17:19:52 |阅读模式
您的域名(wm9000.com)未获得授权,部分功能受到影响!


尊敬的用户:

  您好!非常感谢您能安装和关注本产品,为了产品的可持续发展和升级,众大云采集已经开始收费。

  向用户收费是为了给用户更可靠的保障和服务,所收取的费用主要用于产品的正常运作、研发和改进,希望各位能够理解和支持。

  另外,为了答谢新老客户,众大云采集3折优惠,原价980元,现在购买仅需290元,给您节省了690元。

  官方QQ群:23530791  客服QQ:2085244671

  购买域名授权请打开下面的网址:

http://www.0762home.com/zt/csdn123_news/pay_url.php?url=wm9000.com

  购买域名授权之后所有的未授权提示将自动消失,图片也正常显示,域名授权永久有效终身可用,后续的升级更新也是免费的,一次购买一辈子都能用,无后顾之忧!


提示:为了您网站的内容安全,请不要发布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内容,您目前使用的是免费试用版,可以手动删除上面的未购买授权的提示,发布这篇文章!


y510d7eZWVq8rZb5.jpg

本事诗十首


◎作者:苏曼殊


◎品荐:赵晓辉



无量春愁无量恨,一时都向指尖鸣。

我亦艰难多病日,那堪更听八云筝。


丈室番茶手自煎,语深香冷涕潸然。

生身阿母无情甚,为向摩耶问夙缘。


丹顿裴伦是我师,才如江海命如丝。

朱弦休为佳人绝,孤愤酸情欲语谁?


慵妆高阁鸣筝坐,羞为他人工笑颦。

镇日欢场忙不了,万家歌舞一闲身。


桃腮檀口坐吹笙,春水难量旧恨盈。

华严瀑布高千尺,未及卿卿爱我情。


乌舍凌波肌似雪,亲持红叶索题诗。

还卿一钵无情泪,恨不相逢未鬀时。


相怜病骨轻于蝶,梦入罗浮万里云。

赠尔多情书一卷,他年重检石榴裙。

碧玉莫愁身世贱,同乡仙子独销魂。

袈裟点点疑樱瓣,半是脂痕半泪痕。


春雨楼头尺八箫,何时归看浙江潮。

芒鞋破钵无人识,踏过樱花第几桥?


九年面壁成空相,持锡归来悔晤卿。

我本负人今已矣,任他人作乐中筝。






前阵子出去开会,居羊城某大学附近。北国天风冷峭,凛凛迫人,南国却地气湿暖,芳景如故。那些日子,皆冻云黯淡天气,雨水淅沥未止。朝云推窗,暮雨卷帘,固然颇有意趣,但已是年序将谢,岁云暮矣。开会余暇,随意走走,惟见碧草葱茏,落英满城。珠江之上,烟雨茫茫,一时颇多感咽之思,想那隔江之人,应与我同在雨声之中。

会后参观了陈芳故居等,夜宿珠海,遂想要去苏曼殊故居看看,终未得见。没见也好,见又如何?如今所有故居都已非原貌。风吹衣襟,江流无尽,倒不如给未来留个故地重游的念想。不意翌日在某纪念馆中,竟于昏昧灯光下撞见他的一尊蜡像,貌癯神清,栩栩如生,不由悚然一惊,匆匆退避出来。

苏曼殊,近代史上的奇人,亦绝代之人。其天才清逸,性灵超旷,惜其生于叔季,身世杌陧。他的诗,凄恻绵邈,幽艳独绝,燕婉幽怀,令人心恻。柳亚子云:“君好为小诗,多绮语,有如昔人所谓‘却扇一顾,倾城无色’者。”陈独秀谓其聪明绝顶之天才,做诗从不费力经营,初学诗时连平仄和押韵都不大懂得,倏忽之间,其清艳明秀之诗风即已令南社诸公倾倒。


曼殊本清幽绝俗之人,世人谓其痴狂玩世,惯作绮艳风月之语,但他于人情世故,非不透彻,不过佯狂以避世耳。人道其好吃花酒,其实不过热闹一场,他的心思不在花亦不在酒。至于其饕餮暴食,人皆以为传奇笑谈,那其实不过是酷烈的厌世,以胡吃海塞的方式求得速死。郁达夫谓苏曼殊为才子,奇人,有天才,有灵性,有浪漫的气质,惜少独创性,雄伟气。他的译诗比自作的诗好,诗比画好,画比小说好,而“他的浪漫气质,由这一种浪漫气质而来的行动风度,比他的一切都要好”,洵为知言。

这组本事诗乃苏曼殊1909年上半年居日本时所作。此题十首,由八云筝始,至尺八结束,以清丽之词,写幽忆怨断之音。八云筝,据文芷所藏《曼殊上人诗册》原注:“日本古史相传,有神名‘须佐之男命’者,降出云国,为斩妖龙,而娶其国美女‘稻田姬’。妖龙八首化云飞起,后人因以八云为乐器之名云。”尺八,曼殊《燕子龛随笔》:“日本‘尺八’,状类中土洞箫,闻传自金人。其曲有名《春雨》,阴深凄惘。”

柳无忌《苏曼殊及其友人》云:“曼殊的《本事诗十章》,全为百助而作。”其时,苏曼殊于东京遇调筝艺伎百助枫子,遂作此诗。世间儿女,邂逅相遇,情感奔流,利如掣电。然而又无时不在佛法与情感之间煎熬:“吾证法身久,辱命奈何?”“还卿一钵无情泪,恨不相逢未鬀时”,“忏尽情禅空色相,是色是空本无殊”,“九年面壁成空相,持锡归来悔晤卿”。春雨楼头,尺八声中,樱花梦醒,满纸幽恨:“芒鞋破钵无人识,踏过樱花第几桥?”何等哀感顽艳。

在凄惘的乐声中,词语陈列令人惊讶的凶兆:那弹筝女子,桃腮檀口,肌肤似雪,身世与诗人一样凄凉。在这镇日歌舞的欢场中,她却慵妆高阁,等闲而坐。而诗人呢?纵有才华如江似海,又怎抵命若琴弦。一切僧侣生涯,不过是虚无空相。那些相怜的病骨,已化作蝴蝶,直入罗浮万里云霄。“还卿一钵无情泪,恨不相逢未鬀时”,“我本负人今已矣,任他人作乐中筝”。

这苏氏玄瑛,落魄三郎,薄命情僧,不过是暂寄人间的未亡人。天无四壁,地绝八荒,汝将于何地措足耶?此身合是诗人耶?僧人耶?革命者?负心人?无论革命、恋爱还是参禅,最终不过在心底筑起一座虚无茫然的寺庙:“九年面壁成空相,万里归来一病身。”


生未落实,死时也空,何其酷烈的厌世者!对待自己直如死尸,把每天都过成了末日,每首诗都写成了绝命诗。生而为人,何其羞愧,不如在欢饮和饕餮中,从善如流地死去。

《断鸿零雁记》乃苏曼殊自叙传性质的哀情小说,于中可窥见其出家受戒之经过:

计余居此,忽忽三旬,今日可下山面吾师。后此扫叶焚香,送我流年,亦复何憾!如是思维,不觉堕泪,叹曰:人皆谓我无母,我岂真无母耶?否否。余自养父见背,虽茕茕一身,然常于风动树梢,零雨连绵,百静之中,隐约微闻慈母唤我之声。顾声从何来,余心且不自明,恒结轖凝想耳。继又叹曰:吾母生我,胡弗使我一见?亦知儿身世飘零,至于斯极耶?

此时晴波旷邈,光景奇丽。余遂披袈裟,随同戒者三十六人,双手捧香鱼贯而行。升大殿已,鹄立左右。四山长老云集。《香赞》既阕,万籁无声。

少顷,有尊证阇黎以悲紧之音唱曰:“求戒行人,向天三拜,以报父母养育之恩。

余斯时泪如绠縻,莫能仰视,同戒者亦哽咽不能止。既而礼毕,诸长老一一来相劝勉曰:善哉大德,慧根深厚,愿力壮严。此去谨侍亲师,异日灵山会上,拈花相笑。

余聆其音,慈悲哀愍,遂顶礼受牒,收泪拜辞诸长老,徐徐下山。夹道枯柯,已无宿叶,悲凉境地,惟见樵夫出没,然彼焉知方外之人,亦有难言之恫?”

此皆记实之语,读之令人泪下。王德钟云:“曼殊天才绝人,早岁悟禅悦,并邃欧罗巴文字,于书无不窥,襟怀洒落,不为物役,淘古所云遗世独立之佳人者。所为诗蒨丽绵眇,其神则寨裳湘渚,幽幽兰馨;其韵则天外云璈,如往而复;极其神化之境,盖如羚羊挂角而弗可迹也。旷观海内,清艳明隽之才,若虽殊者,殊未有匹焉。”

唉,那些在人世的欢饮和饕餮中,从善如流的逝者。




点击左下角的阅读原文,请听某四的朗读。



布光者

题图:苏曼殊

朗读:某四

配乐:王俊雄-《山野幽居》

责任编辑:Spring

微信号:诗歌是一束光(shigeshiyishuguang)

↓↓↓↓↓
点击,收听朗读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客户端